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毅国的博客

悠悠东方文化,随州就是源头。以专家的学风研,以政治的激情谈,以散文的笔法写。

 
 
 

日志

 
 
关于我

当过知青、工农兵学员、乡村教师、文化馆创作辅导干部、文化艺术研究室创作员、副主任、主任、随州市文联副主席、曾都区人大副主任,现为随州市政协副主席、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随州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随州市委党校客座教授。著有报告文学集《汉东风流》《人生如此辉煌》散文集《汉东名胜纪行》小说集《树神》历史文化散文集《随州之梦》。先后在各级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小说、文学评论等各类文章数百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炎帝神农(四)  

2010-11-22 16:22:40|  分类: 我的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明的出现和发展,需要长时间的创造和积累,绝不可能一人在一夜之间完成。

1957年,湖北省文管会文物调查组在随州城东5公里处采集到一件石器。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裴文中先生鉴定并确认这是旧石器时期的石器。

这件文物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在漫长的旧石器时代,我们的先祖就在这片土地上生活,采摘果实,追捕猎物,一代又一代,用难以想象的坚毅和顽强,用一个千年和又一个千年的积累,为人类文明的诞生,奠定着基础,为进入文明时代作着充分的准备。

时间进入公元前3500年,也就是距今5500年的时候,随州已有大量的精细农耕部落家族存在。1958年,襄阳地区考古队在随州进行了一次普查,发现随州境内的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有56处之多。

目前已正式发掘的有三里岗冷皮垭,淅河西花园庙台子,洛阳谌家岭,厉山陈家塆。很遗憾,我至今没有读过洛阳谌家岭,厉山陈家塆的发掘报告,但我读过三里岗冷皮垭,淅河西花园庙台子的发掘报告。每读一遍,我对先祖的崇敬就加深一分,我虽不敢妄言这里的先民就是炎帝神农,但我敢说这里的先民为东方文明的发展作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他们是否叫炎帝神农已不再重要,他们无论叫什么名字都值得我们虔诚地跪下对他们作庄重的叩拜。因为他们创造的辉煌成就,是他们的子孙享用不尽的财富……

炎帝神农(四) - 包毅国 - 包毅国的博客冷皮垭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有两个重要的发现。其一是黑色陶豆上的七星图案,七个透雕的小圆孔组成半勺状,仿佛是把天上的北斗七星摘下来镶嵌在豆柄之上。任何人见了,都会眼睛一亮。北斗七星是我们指示方向的标志,是四季变化的重要参照物。只要是精细耕作的部落,就必须准确地掌握季节的变化,也必然会把最重要的信息雕刻在日用的器物上。这道雕刻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最早的天文学资料。它是一道照耀千古的亮光,子孙们有了这道光辉的照耀,永远也不会迷失方向。其二是大量含稻谷壳的红烧土块。这些稻谷壳经鉴定,均为粳稻,即是人工培育的稻谷。尽管人类发现野生稻有1万多年,但这是我国纬度最北的人工栽培稻。它说明,先祖们已熟练地掌握了水稻人工栽培技术。千万不要轻视这人工栽培稻。用今天的话说,这人工栽培稻是当时的高科技。因为粳稻的种植,需要精确地掌握农时,同时,必须要精耕细作,这意味着,土地要平整,适时灌溉,则需要有堰塘,才平整的土地不是畬田,只有两年以后才有较好的收成。这是一种长远的投入。而这个过程不是一家一户的力量能够完成的,谁来协调家族内部的分工,种收过程如此之长,谁来保证长时间的安定,家长制就在这种生存的需求中产生了,特别是粳稻最具有增产的潜力。当这个家族的收成增长了,金灿灿的稻谷堆进仓屋之中,必然激发人们想占有它的欲望,掠夺与捍卫都极大地强化着家长制。细细研读这稻谷壳,你就会感到家长制是精细耕作的唯一选择,稍微有一点文化的人都会知道,这种家长制在东方文明的发展中所起到的重大作用。

冷皮垭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这两个发现向我们昭示,随州在5000年前,生活着一个掌握了人工栽培稻谷的群体,家族或部落,他们米饭的香味弥漫5000年,至今,仍诱惑着人们沿着他们设定的轨迹勤奋前行。此时,我想到了袁隆平是炎帝神农的嫡传子孙,他的行为依然是炎帝神农发明创造的继续。还有米糠和稻草,这个心思慎密的家族会想法让它们成为驯良禽兽的饲料,米饭的飘香自然掺进肉的香味,必然会诱发更多人的垂诞。这种垂涎是人的生理本能,获得它的最简单和便利方式就是用武力来掠夺。而种植过程中的艰难,也必然会让人以鲜血和生命来捍卫自己的劳动成果。当一个部落的力量不够时,姑舅部落介入就成为一种必然。部落间的融合,使他们离文明越来越近了……炎黄之战,刑天舞戚 ,蚩尤冶金作兵,虽然不能作为真实的历史,但它们却蕴含着历史的真实。

丰收的秋季,身材高大的刑天,手舞足蹈起来,感谢上苍,感谢祖先,感谢大地,赐予这么好的收成,才有了子孙的繁衍生息,祈求来年,再赐我一个风调雨顺……后世的学者说这个乐舞叫《扶犁》。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在这音乐和舞蹈中抒发了耕作的艰辛,在肢体运动中感受到生命的真实和伟大。这是他们在生存和氏族繁衍的刺激下,对生命情调最直接,最强烈,最纯粹,最充分的表现,他们在模拟再现这农耕生活的过程中感受着生命的活力,宗教和艺术在这令人沉醉的时刻悄悄地进入了人们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