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毅国的博客

悠悠东方文化,随州就是源头。以专家的学风研,以政治的激情谈,以散文的笔法写。

 
 
 

日志

 
 
关于我

当过知青、工农兵学员、乡村教师、文化馆创作辅导干部、文化艺术研究室创作员、副主任、主任、随州市文联副主席、曾都区人大副主任,现为随州市政协副主席、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随州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随州市委党校客座教授。著有报告文学集《汉东风流》《人生如此辉煌》散文集《汉东名胜纪行》小说集《树神》历史文化散文集《随州之梦》。先后在各级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小说、文学评论等各类文章数百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座城市的光彩符号  

2011-01-01 06:3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长助理、市住建委主任张启波是我的朋友,他告诉我,政府准备在城东新区建一个大型公园。市长刘晓鸣说:这里离季梁祠不远,就叫季梁公园。怎么建,你请教一下文化人,一定要建一个眼睛一亮的公园。想到前不久,晓鸣市长在大会上讲的,走进一座城市,眼睛一亮,就绝对是一座有品质和质量的城市。一座城市,杂乱无序,乱糟糟的,就像一个人蓬头垢面的,说这样的城市有多大的竞争力,那是值得怀疑的。这时我觉得,启波转达的是晓鸣市长的真实思想。我问启波:“你有什么想法?”启波说:“你是大哥,又是随州文化的名人,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以后城市建设中涉及到文化上的事,我就请教你。”

过了几天,市园林局的熊忠海局长打了我的电话,说有事向我汇报。当我得知是季梁公园的事,我忆起了张启波同志跟我说的事。我有些愧疚,以为启波同志只是嘴上说说,没想到他这么认真。于是我就说:“我们在园林局见个面,怎样?”

见了面,熊忠海说,市长准备拿1000亩建一个公园。这里是未来的市中心,我们准备叫中央公园。刘市长否定了,说叫什么中央公园,这里离季梁祠近,季梁是大哲学家、政治家,随州的文化名人。市长这么一说,难坏了我们,张主任要我来找您。

我感到了一种震撼。1000亩是什么概念?前不久,我们随州的一块土地,公开招标时,拍到了326万元一亩。这么算,这座公园的土地就是30多亿。熊忠海局长说:“除去道路净面积有820多亩,是号称千亩。”我认为这也是了不得的。我为随州拥有这样一位市长而自豪。产业升级,城市化,全球化的发展,带来了城市思考怎样才能最大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发展空间,这就是城市特色和城市主题的问题。晓鸣市长显然是对这个问题进行过认真思考的。他果断地否定了公园以区位命名,而以开创中国哲学的先贤季梁命名,是充分考虑了城市的历史文化积淀,现实状态和未来的发展趋势而作出的智慧性的选择。

随州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它不是虚的,不是没有任何基础的空中楼阁。国务院批准颁布之前,所有的申报材料是经过了一大批专家、学者审阅的。随州如果没有实实在在的历史文化内容,仅靠撰写材料的生花妙笔,是难以蒙哄专家、学者的法眼。然而,随州深厚的历史文化被遗忘,导致随州大众对自己的过去缺乏认知。这时,我们总是期盼专家、学者来开启我们的智慧。殊不知,随州历史文化研究的专家学者不可能产生在武汉、北京。他只能出在随州。现行的科研体制决定,武汉的专家学者负有的湖北文化的研究责任。尽管随州文化是湖北文化的一个内容,但它只能是很小一部分。而要把一个区域的文化研究透彻,必须对这个区域的文化崇敬到畏惧的程度。显然,与这个地方有这么深厚情感的,只能是生在这个地方,长在这个地方的文化人。生养之恩德是付出怎样的努力都难以报答的。只要是良知良觉没有泯灭的人,就必须牢记生养之恩德。那么,我觉得随州文化人的生活状态虽然卑微,但他们的良知良觉没有泯灭,他们会在艰难的生活中,保持对本土文化的虔诚尊重,去研究随州文化。正是有了他们,一座城市文化记忆才没有永远的消失。

幸亏,今天的随州走来了这个叫刘晓鸣的人。虽然,我没有和他进行过交流,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懂得城市,懂得为随州260万人谋求最大利益,最长远利益的人。因为只有城市文化的积淀和发展,才能形成城市的文脉。城市的文化资源,文化氛围和文化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城市的竞争力。随州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我觉得能对随州的文化积淀进行概括提升,让历史文化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化进人们的心里,陶冶人们的灵魂。一个市长能用这样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恢复一座城市的历史,这就是有智慧的市长。地方历史从某种角度讲,就是这个地方的辉煌记忆和光彩符号。这些辉煌记忆和光彩符号中蕴含着这个地方的人文精神,民众是最能够接受和理解的是生养自己的地方有怎样的辉煌记忆和光彩符号。在一种骄傲和自豪的心境中,吸收着历史的营养,转化成一种文化自觉。这种文化自觉就是城市的人文精神。它是历史的积淀和文化的凝结。而且这种历史的积淀越深厚,城市的个性就越强。那么这座城市的文化品质就越高。季梁是生在随州、长在随州,具有其他地区不可模仿、也难以复制的文化名人。刘晓鸣修建季梁公园的这个决策,就是他那双充满睿智的慧眼,敏锐地发现了随州这座城市的资源和财富。随州最优良的资源是高品质的历史文化,其中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刘晓鸣大手笔地谋划季梁公园的建设就是让蓬头垢面的城市骄傲自豪地站立起来,站立起来的随州是那么光辉灿烂、魅力四溢。

随州曾经是有机会骄傲自豪地站立起来的,但由于我们自己对历史的无知,对文化的冷漠,我们自己放弃了这个机会。远的曾侯乙墓就不说。就说上个世纪末,我们在清河路转盘附近建一栋住宅楼,发现了一个地下钱庄,打桩时就挖出了大量的五铢钱。建筑老板连夜把这些五铢钱拉走了。那天晚上,幸亏一个叫蒋天径的文化人正巧遇到了这件事,他当时打电话告诉了公安局的侦查员邓克甫。

五铢钱是公元前118年开始发行,它的出现,经历了中国货币改革的百年曲折,从而结束了中国钱币大小、轻重不一的混乱局面。五铢钱吸取了古币“外圆内方”的形制,钱重五铢。一铢是多重呢?古人认为粟米种子的大小统一、均匀,就以一定数量的粟米种子作为钱币重量的计量标准。一铢相当于144颗粟米种子的重量。五铢钱大小适中、重量合理,正面和背面都有外郭,外郭和钱的文字一样高低,这就保证了钱上文字不被磨损。五铢钱古币的文化内涵,反映了汉代的社会风貌和国家在经济上的控制能力。能从一枚铜钱中读出当时的价值追求、生活方式,整体人格,这绝对是有大价值的文化。随州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五铢钱?应该停建待勘,文化人虽然知道它的价值却无力阻止这栋蓬头垢面的建筑施工进行,能阻止这栋建筑的人却不知道五铢钱的巨大的文化价值。如果我们当时具有一个懂得文化的市长,就会决策依法停建,组织科学发掘,对这种文化遗址进行保护,哪怕是一块空地,立块碑的价值就远远大于这栋蓬头垢面的建筑的多少倍!

实际上,成都金沙遗址是在一个很大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中被发现,成都市委市政府对已经动工的465亩土地重新规划,金沙遗址公园成了一座城市最重要的文化名片。而我们随州对于如此重大的文化发现,自己冷漠无情地拒绝了,这就等于拒绝了一座城市曾经辉煌的记忆或可能光彩的符号。最后导致随州的的文化空间被破坏,历史文脉被割裂,我们的文化记忆就在这种冷漠中消失。如果不是我的文友蒋天径那天晚上路过那处建筑工地,就可能追不回那几十蛇皮袋五铢钱,今天随州博物馆就不可能有三十万件之多馆藏。我的朋友黄克勇做过文物局长,他告诉我,一枚五铢钱就是一件馆藏,因为三十万件文物中,那次追回的五铢钱就达二十八万件以上。

我必须郑重告诉我的父老乡亲,今天,刘晓鸣市长的这次季梁公园的这个决策,是在为打造一个世界名牌城市夯实基础。严格意义上讲,我们的国家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一个城市称得上世界级品牌城市,因为中国的城市没有城市的主题文化,而世界名牌城市都是通过古典城市主题文化打造成功的(《城市主题文化与特色城市构建》中国经济出版社)。季梁公园的决策具有宏观的视野和历史的眼光,选择的角度,突破的切入点,都称得上是大主题,大谋划,大手笔,这将对随州的未来产生深远而重大的影响。

季梁是中国可以相信的历史上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是历代随州人都引以为傲的圣贤。因为季梁的哲学思想是后世儒家的精髓。而季梁生活的时代比孔子出生早150年。所以任何一部哲学史都不敢忽视季梁的哲学思想。故而,随州人称炎帝神农为圣,称季梁为大贤。而且,圣和贤之间又有明显的传承关系。我认为,天地宇宙大自然造就了随州,这种自然环境具备着诞生炎帝神农这种伟大文化英雄的各种条件。同样的道理,由于炎帝神农的出现,随州这片土地必然产生季梁这样伟大的思想家,因为这里具备产生思想家的环境和条件。

人类从动物中分化出来,就因为人有美好的向往,这种对美好的追去,向前发展,它就会产生人类社会两种最重要的文化形态。

我们把这种美好的追求称之为信仰。

它被组织化,就成了宗教。

当我们把对美好的未来追求理性化时,它就是哲学。

这就是说,只要我们有想过上美好幸福的要求,我们以理性的思维,自觉地态度,去探索宇宙人生的一些重大问题,而且对人类自身的精神充满了终极关怀,就是哲学。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炎帝神农为了让自己的部落过上美好幸福的生活,去探索自然界的奥秘,用科学的方法,植五谷、尝百草,就是哲学的源头。然而,炎帝神农是传说时代,人们习惯把信史时代定为公元前841年。如果把文字形成的文化体系称之为传统的话,它只能是文化小传统。因为孕育并催生这个传统的宇宙天地万物,才真正是文化大传统。也即是说,信史也只能由天地宇宙万物这个大传统孕育并催生。

人类社会对天地宇宙探索的最早的成果,就出在随州,这件文物是一个黑色陶豆,上面雕刻有北斗七星。这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最早的天文学资料。它出土在随州的三里岗冷皮垭,其文化内涵距今6000年(《农业考古》1986年第1期)。

不要以为这件文物无足轻重,它可以证明人类社会得到了真理,这个真理为人类社会过上幸福生活夯实了坚实的科学基础。北斗七星是一个勺状,由摇光、开阳、玉衡三星相连构成勺柄,由天权、天玑、天璇、天枢构成勺形。令人吃惊的是,这七个星星在天体运动时,有着惊人的整齐一致的动作。说明它们是一个松散的星团。今天,我们把它命名为大熊座移动星群。但它在6000年前,随州人看它是什么?是万年历,是季节的变化,是关乎着我们春耕、夏管、秋收、冬藏的重要星象。我们知道,稻谷的种植,逼迫我们的先祖必须准确的掌握农时。稻谷早一天晚一天播种都和收获有着密切联系。而北斗七星的勺柄指向正东时,这一天就是万物复苏的时刻,后人把这一天定名为春分,当勺柄指向正南的时刻,就是夏至,指向正西是秋分,正北则是冬至。北斗七星在天空作完360度旋转就是一年。后人就是根据北斗七星的旋转设定了一年的24个节气。

随州对天地宇宙万物的思考不仅仅是停留在季节的变化上。我们的先祖发现,北斗七星在天上旋转的时候,告诉人们,天气最热的时刻,是最冷的开始,最长的时刻,是短的起源,夏至这天最长,从这天开始,就一天短一天;冬至那天起,又一天长一天。万事万物总是处于一种对抗和统一之中。北斗七星的旋转就是阴阳变化圆融的过程。这个圆融变化的分际就是北斗七星。于是,随州人把这个变化记录在自己的常用器皿上。随州淅河西花园出土的阴阳鱼太极园图案是目前人类已知的最早的太极图,阴阳的分界就是北斗七星的形状。西花园的文化内涵距今4700年(《西花园与庙台子》武汉大学出版社)。这些文化符号揭示的就是对立与统一的规律,它既是事物发展的内在规律,也是万物发展的动力,它的最佳状态就是和谐圆融。后来,我们在曾侯乙墓中看到的二十八星宿图。随州有如此完整的天文学实物资料不是偶然,它是历史的必然。

这就是季梁诞生在随州的大背景。在炎帝神农故里,诞生季梁这样的哲学家就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因为,随州这片适合农耕的土地,有太多明白对立统一内在规律的人,季梁不说,还会冒出叫李梁或叫刘梁的人说这些说出反映事物内在规律的话。能说出这些话,就是哲学家。

那么,季梁公园的建设就是随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一个标志性建筑。

季梁是炎帝神农文化延续发展的又一个高峰。季梁继承着炎帝神农文化中那种对天地宇宙大自然的理解探索,这种探索是后世中国哲学的源头;季梁为大多数人谋取利益,这是高贵的道德;季梁对人类的精神充满终极关怀,就是文化。那么这个公园能负载这些内容,它就是中国迄今为止唯一的一座哲学之园,道德之园,文化之园。当人们在这个公园里游览观光休闲时,就会对历史产生一种认同,进而产生一种崇敬,形成一种新的精神价值观,当这种精神和价值成为城市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时,它就是我们随州的城市文化。当我们对这种城市文化有了确定和认同后,它就可以作为凝聚和激励城市发展的重要力量,也是一座城市发展的不竭动力。进而,它就可以成为一座城市具有核心价值和灵魂的文化形态,确保随州沿着这种文化的发展轨迹和历史座标前行。这种鲜明的个性特征具有不可替代、难以复制、独一无二的城市品格和灵魂。这是我们最宝贵的资源,也是随州以此为起点建设成哲学之城、道德之城、文化之城的坚实基础!

如何让这些创意依附在季梁公园,实现哲学之园、道德之园、文化之园向城市精神和灵魂的转变,就必须完成季梁公园文化资源优势的最大化和最优化。

首先,我们对阴阳的对立统一的认识来源于北斗七星形状,那么,季梁公园的中轴线就应该考虑为曲线的北斗七星形状,并在适当的位置,标识冷皮垭出土的北斗七星陶豆,揭示其对中国哲学起源的作用,再接着立石雕刻淅河西花园太极图模型图案,只需一块石碑说明它在中国哲学发展的意义。公园的中轴线就布局了阴阳对立统一,既佐证了这种思想发源于随州,也揭示出孕育诞生季梁这种思想家的大背景,更能说明和谐圆融是人类社会最终极的目标。

忠与信是季梁思想的核心。忠与信合在一起就是一个“诚”。它作为哲学范畴,是为真实;它作为道德的范畴,是为诚实。后世的儒家认为,它在哲学上是天之道、在道德上是人之道(《中庸》)。诚在心里就是忠,用语言行动表现就是信。忠与信是相为表里,为践行人伦道德的基本素质。随州人讲诚、忠、信,是因为随州这片山水适合人耕种。稻作农耕一个最基本规则就是不能糊弄土地。你糊弄它,土地就不可能好好长庄稼。人们在劳作中发现,诚心诚意对待天地,天地给人的回报也是尊重和敬爱。人们就把这种诚转移到对人和事的处理上。那么你对别人诚心诚意,别人就诚心诚意回报你,于是有了季梁那段著名的“忠”与“信”的阐述。这段阐述让他站在了中国文化道德的源头。虽然我们说,炎帝神农文化是中国道德文化的本源,但他毕竟是传说的文化英雄,而季梁是中国历史进入信史时代,历史文献记载的阐述道德文化的第一人。中国文化说到底是一种道德文化。在季梁公园里最能表现季梁诚信思想的是随州人用200年的时间,信守一个诺言的历史故事。这个故事的起点就是季梁。就在季梁阐述忠与信的《左传·桓公六年》(公元前706年),楚国侵随,因为有季梁的睿智,楚随结盟。我们虽然不知道这个盟约的详细内容,但大意应该是互不侵犯,相互保护。过了200年以后(《左传·定公四年》公元506年),吴军攻陷楚国都城,楚昭王一路逃亡,沿途小国不敢收留。他逃到随国后,吴国围住了随国,要用汉水以东的土地换一个楚昭王,随国在威逼利诱面前信守了200年前的那个相互保护的承诺。那么在季梁公园里恢复一座昭王宫,只需把《左传·桓公六年》与《左传·定公四年》的真实历史记载镌刻在昭王宫前的石头上,就可以恢复一座城市最辉煌的历史记忆。

随州人200年信守一个承诺是一段真实的历史,是一个过了2500年依然叫人心灵震撼的故事。它可以让随州人从这个辉煌的记忆中找到自信。诚信守诺是一座城市发展的根之所系,脉之所维,是我们随州走向未来的精神和灵魂,这段记忆的恢复可以让随州人想想,做一个随州人必须诚实守信,不然,就不能说自己是随州人。那么,这就是用历史净化了随州人的灵魂,为随州的发展提供了永久的动力。

和谐圆融思想是季梁成为中国文化英雄的重要因素。如何在公园里形象地展示这种和谐圆融是需要我们开启自己的智慧。我觉得近年在随州周边出土的大量曾器,是展示季梁“亲兄弟之国”和谐思想的最有力证据,也是增添公园景致最佳方式。这些完美的曾器多为礼聘青铜重器,一是精美绝伦,具有赏心悦目的魅力,二是季梁和谐圆融思想的体现。显然,这些礼聘曾器出土在随州周边的小国,不是随灭他国的证据,而是随“亲兄弟之国”的佐证。那么,只需在季梁公园的文化长廊中选择最有代表意义的曾器,用石头雕刻,并在雕刻之侧,用最简练的文字对这件雕刻作形象说明,就可以读出季梁这位先哲最精深的和合文化思想。

季梁公园最主要的建筑,应该是恢复季梁祠。旧志记载季梁祠在季梁墓后,正堂三楹,旁舍四间,门楼一座,周长十二丈四尺许。官方每年春秋拨银三两六钱,春秋进行祀之。季梁祠的管理员也是财政供养。旧志记载:“差春奉薪六串。”随州纪念季梁最早可以追溯到东晋初。因为晋人干宝在《搜神记》记载了“断蛇丘”南有季良大夫池。干宝是东晋著名文学家、史学家。晋元帝司马睿令其领修国史。从这时算起,随州祭祀季梁最少有1700年的历史。季梁祠至少在明知州范钦复修以前就存在,不然,不会有“复修”二字。这位宁波籍以藏书闻名世界的大文人在随州做知州时,见旧祠为居民侵占,于是他复而修之。后来,历朝历代都在修整季梁祠。

我们纵观季梁的思想,发现他是中国文化界第一个全面阐述文明社会精神和灵魂的先哲。正德、利用、厚生是人类社会文明的最重要元素。《尚书》认为做到了这三件事,就达到了最高境界。季梁主张对国内的各个阶级和阶层进行德性教育,才能形成良好的德治局面。他认为国家的兴衰在于道,有道,国家兴旺,无道,国家衰败。这种把道德放在国家兴衰的层面上,至今仍让我们从政的人感到其中的魅力;那么“不误三时”,就是遵循天地自然的规律,就是“利用”,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掌握科学知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热爱自己的国家,这个国家就强大,就是厚生。这些思想到今天仍可以为我们的发展提供营养。我觉得,季梁所有思想,归纳在一起,就是实践正德、利用、厚生。那么,季梁祠的复建可规划一正殿、两偏殿,正殿为正德殿,偏殿分别为利用殿、厚生殿。这样就可以让随州这位先祖的大仁大智大勇的形象站立在中国思想史的最高峰,让他的正德、利用、厚生思想化进随州人的心灵,让我们从这里获得生命的力量。一座城市的精神健康强盛,才是随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起飞的翅膀。

这时,我才明白了,刘晓明市长在大会上讲到“眼睛一亮”是什么含义。一座城市优美的环境,深刻的内涵,入目是愉悦欢欣,入心是身心震撼,一种激动和振奋油然而生。我和我众多的文友听到市长准备拿出千亩来建季梁公园时,大家极为振奋,认为能遇到这样一位市长是人生的幸运。大家跃跃欲试,希望能为这样一位市长打造文化品牌城市来做点什么。我知道这是一群生活境况十分艰难,但被市长的这个季梁公园的决策调动起来的那种志气、意气、豪气,让人感到这是一个器宇轩昂的群体。同时我也知道,他们是真正的做学问的人,他们会被市长拿1000亩土地建这个公园这事感动,因为这就是恢复文化记忆,融入文化创造,承载历史在随州的文化积淀,反映我们随州的文化内涵。果然,我把他们找来,在园林局召开的座谈会上,大家情绪激昂、纷纷献策……

实际上,一座城市是否有吸引力,是否有竞争力,最重要的是看文化资源,文化氛围,文化发展水平。文化已成为一座城市品质和质量的重要元素。大家知道,城市即文化,文化即城市。没有文化的城市充其量是一个扩大了的乡塆子。他们期盼渴望成为市长建设文化之城的最坚实支撑。这个群体虽然不大,但他们是真正做学问的文化人,或者说,是一群真正对文化尊崇敬爱的人,敬到畏的地步,生怕把文化弄坏了的人,才可能作出学问,才是有品位的人。实际上,文化的高峰,不是靠人多势众来攀登。想一想,在“喧哗与骚动”的今天,仍能坚守对文化的热爱,一定是心灵高贵的群体,他们一定会为刘晓鸣市长建设文化城市提供最坚实的支撑!

                                     

附:

张启波主任告诉我,政协提案建设隋文帝故居,季梁公园能不能拿一块出来进行建设。我告诉他,隋文帝杨坚家族本与随州没有历史渊源,他的父亲杨忠是西魏、北周军事贵族。为北周开拓了汉东之地而分封为随公。杨坚是继承父亲的爵位成为随公,杨坚凭军事力量和皇太后的父亲身份,或文或武地收服了汉水以东的10郡,胁迫周静帝进随公为随王,建立了随国,后来以封国名为国号。从这个意义上说,随州是隋文帝的滥觞之地。但隋朝国运短促,随在隋的地位和发展还没来得及显露就亡国了。如果在季梁公园里建一个休闲的亭阁,在亭中立一块石碑,正面镌刻:隋文帝故里纪念碑,碑后记载,隋朝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把州县的地名作为国号的地方。同时,介绍“随”是炎黄融合中的不可替代的符号,是和谐圆融的代名词。隋文帝忌讳“随”字中有走,而改为“隋”的典故。隋文帝的故居在城西,但季梁最初的纪念地在城西断蛇丘,后又迁到城南,再后来建在城东,离今天的季梁公园不远。这个亭子的建设既能很好地解决政协提案,也能为将来的市长修建隋文帝故居留下空间。

另:关于季梁的哲学思想、文化贡献,见王文虎《大贤季梁》。本文不作赘述。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