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毅国的博客

悠悠东方文化,随州就是源头。以专家的学风研,以政治的激情谈,以散文的笔法写。

 
 
 

日志

 
 
关于我

当过知青、工农兵学员、乡村教师、文化馆创作辅导干部、文化艺术研究室创作员、副主任、主任、随州市文联副主席、曾都区人大副主任,现为随州市政协副主席、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随州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随州市委党校客座教授。著有报告文学集《汉东风流》《人生如此辉煌》散文集《汉东名胜纪行》小说集《树神》历史文化散文集《随州之梦》。先后在各级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小说、文学评论等各类文章数百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城文脉(六)  

2011-01-30 08:4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州古城墙是历史留下的痕迹。

公元十三世纪初,随州知州吴柔胜组织随州人用肩挑人抬的方式取土夯实筑起了北起今涢水饭店,西至今神农公园保留的那段古城墙,南到今圣宫饭宫,东接今东关学校的圆形城墙。1369年,随州的城防司令(守御镇抚)李富作砖城。随州人习惯称之为青城。1500年,随州知州李充嗣筑堤御水,沿青城的飞来土向南伸展,蜿蜒至草店子街拐向东曲折环抱整个南关、在今解放路市场收束至东关学校门口与青城交接。形成全国少见的内城和外城。这么清楚地记得这城墙的模样,是因为这城墙有我童年的欢乐、少年的无知、青年的浪漫……

我的家住在南关街,井道子后,城墙上有许多枣树和挑树、梨树,童年时,和伙伴们射过护城员,去摘那果实解馋,夏天在城墙上纳凉儿,看见护城员走了,裤儿一脱,一个迷洞没入城壕里,抠起一莲藕来,那脆甜叫我一生都难以忘怀。

读初中时,我正少年时,为响应一个伟大的号召“深挖洞”,我和同学们象小老鼠一样把古城墙掏的千疮百孔。少年的无知,是古城毁灭的开始。这是我一生的遗憾。想一想这筑城的吴柔胜、李充嗣,提起城,就忆起了他们。我觉得只要是为老百姓浚理、消灾的人,无论时间多么久远,老百姓都会记得他们的。就在我们挖“防空洞”的那年夏天,滂沱的大雨下了好些时日,连那些相互争斗的造反派组织也慌了神儿,争斗的双方放下了争斗,自觉地走在了一起,联手对付即将到来的洪水。幸亏有这道古城墙,人们只装了些沙袋把几个城门一堵,就平安地规避了那场洪灾。年纪稍大,方明白,无论是古还是今,只要你的心贴近苍生,贴近大地,为民众提供庇护,无论时间多么久远,人们都会对其产生深深的敬意。

在古城的历史上,古城曾为国、为郡、为州、为县、建制不一,有多少人在古城为官?仅地方志可查的有名有姓的有上百人,但人们能记住他们的不多。唯有这个筑了土城的李充嗣李知州建了一座岁丰桥,凿了一个夜光池,为老百姓做了一些好事,过了500年,人们仍时时忆起他。

我敬重他,是因为他不居功自傲,还时常自责,他写道:

一雨清凉万物新,

省耕随地踏芳春;

明时愧我叼民牧,

尚有饥寒洒泪人。

那道为人们消灾的城墙毁灭了,但李知州为随州民众消灾祈福的业绩却深深地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少年的无知,只是斫伤了古老的城墙,把先辈的血泪堆积斫得鲜血淋淋,遍体鳞伤。逐渐成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古城太小太熟,我们不敢在街上招摇,便不自觉地往行人相对稀少的古城墙上走去,这时,我才敢和相恋的人牵牵手,初恋的幸福就和古老的城墙,就这样紧紧地联在了一起。

城墙最根本的功能是御敌和御水。随着时代发展,随州境内的几大水系修建了几座大型水库。随州城区的水患基本根除。城墙功能的消失,也淡忘了人们对城墙的保护,一些别有用心的单位和个人趁着这种淡忘,就把这千年的堆积填平了千年的城壕,然后占为已用。虽然有了新的建筑,满足了个人和小利益团体的需求,然而却无情地毁灭了一座古城的历史文化记忆。一座古城一旦消除了历史的痕迹,它导致的后果,就是城市将是文化的荒漠。

这座古城虽有几个对历史和文化怀着特殊感情的人在奔走呼号,要求修缮古城墙。在一座快要成为文化荒漠的城市,这种奔走呼号是徒劳的。在人们看来,许许多多的事是实在的、有意义的。文化是什么?看不见、摸不着,不能当饭吃,不能作衣穿,很多自以为有文化的人是不会把精神和财力投入这虚无的文化之中的。一座城市是否有文化,看一看文化人的生存状况。我一生执着文化,其中的辛酸我最知。在曾都区人大常委会当副主任联系文教卫工作时,每到年关,接待文化系统的老前辈上访时,我嘴上虽在敷衍,但内心却在滴血。有太多太多的例子证明:只要叛逃出文化,生存状况就得以改善。文化是这种状况,谁还愿意让自己的子女投身于文化?一个没有大量人才进入的行业,怎么可能出现辉煌灿烂的境况。古城走向文化的荒漠是一种历史的必然!这块诞生过炎帝神农的厚土,是无可争议的东方文化的发源之地,稻作农耕文明这泓清泉滋润濡养了一个伟大的民族。竟然这样悄无声息地在古城干涸?一群象乞丐一样的文人的呼喊,在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荒漠中,显得那么苍白凄凉!

湖北省委打破惯例从省直空降了一个叫李红云的人到古城当市长。上苍真是眷顾这座快要成为荒漠的古城。我在市委统战部的安排下,做了他的党外朋友。他从众多的政协提案中,看到了建设神农公园的提案,他决定采纳这个建议。他实地踏勘了多少次,问了多少人我不知道。但从那次我们党内外朋友的交谈中,为这件事,他花了不少心思。

我记得在琵琶湖水管处的餐厅里。他问我:“包主任,你觉得神农公园扩建,这件事做得做不得?”

我一愣,想了想说:“这件事做得,而且是真正的大手笔。”

“为什么?”

我生怕市长以为我有谄谀的意思。于是很认真地说:“这里是一块历史文化的厚土,弘治九年,也就是公元1496年,随州来了一个也是姓李的知州,他就在这里挖了一个池子,是为州衙防火用的消防池。但是他取了一个文化的名字叫夜光池。这个夜光池是有来历的,说的是随侯珠的故事。春秋时期,楚有两件宝物,一件叫和氏璧,出在南漳;另一件叫随侯珠,《淮南子》说:此珠径盈寸,色纯白,光可烛室。是随侯春游时,遇一大蛇受伤,他令人以药涂而敷之。是夜,大蛇衔珠以报救命之恩。《辞海》中有随珠弹雀的成语。李知州挖了这个夜光池之后,说这里是灵蛇献珠的地方。当时挖出的土,就堆在城墙之上。后人说这是飞来土,实际是夜光池的土。李知州在这飞来土上建白云楼,在白云楼下修白云书院,以祀欧阳文忠公。”

欧阳修是公元1011年来随州的,当时他父亲死于四川绵阳推官任上。他母亲携一子一女投奔其小叔随州推官欧阳晔。欧阳修的母亲出身于大户人家,很贤慧,他在沙盘上用狄草杆教欧阳修写字。历史上有名的荻草学书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红云市长饶有兴味地听我讲叙神农公园那块土地上的历史故事。我说:“曾经有多少人想在这里搞点什么,但都没搞成。”

红云市长说:“现在仍有许多困难,那里拆迁就很难。”

我说:“市长,这一块的拆迁确实要慎重。因为这里居住的是一群生活极端坎坷的人。上世纪70年代初疏散城市人口时,城市容不得他们,把他们撵到乡下。70年代末,他们返城后,城市却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于是他们只得在这里搭棚子居住。他们生计十分艰难,做几间砖房更是不易,一定要善待他们。”

市长听了我的叙述很凝重地说:“还建房只是象征性地收点钱。不可能是负担。”然后,市长扭头对随行的杨增能区长说:“增能同志,我的朋友说这里是大有搞头的地方。”

市长的这句话让我感到自己有些冒失。很可能市和区在建这神农公园的问题有不尽相同的认识。自己在区里工作,不知道区里是什么主张就冒冒失失地乱说一通,是太没规则了。好在杨增能区长是个很通达的知识分子,没有怪罪我的意思。

红云市长又对我说:“如果有可能,把你的这些想法说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神农公园建设的意义。”

是夜,我写了一篇《重铸古城之魂》的短文,投给了《随州日报》。

过了几天,市长把建神农公园的有关人员集中在一起,专门通知我去在会上发了个言。获得了话语权的文化人终于有了一次掩饰不住的兴奋。

神农公园完工多少年了,拥挤的古城终于有了一个休闲的场所。但恢复历史记忆的功能却不是很明显。说实话,复苏历史文化记忆并不是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有时只需要把更多的文化人聚在一起,把他们的智慧转化一下就可以了。比方,在公园的文化墙、走廊的天顶上绘几幅画不需要花费多大的成本,如果绘上夸父逐日、刑天舞戚、精卫填海等炎帝神农部落的神话故事,就是扩张炎帝神农精神内涵。再比如,在城墙镌刻抗金抗元的石雕,就是复苏古城的历史记忆,如果再把辛亥革命随州人的作用叙述一下,实质是炎帝神农精神在随州的几千年的一脉相承。可惜,建设者总是叶公好龙式的说要增加公园的文化内涵,但从没有见过什么行动。市民中心建好了,好多部门都有了一个居所,唯独没有给文化留下一个席位!

但人们还是非常感激政府终于在人口最稠密的市中心建了这个开放式的神农公园,每天数万市民走进公园就是对政府以民为本思想的具体而质朴的赞许。红云市长离开随州开欢送会时,我把老百姓对他的认同转述了出来。我说:“随州的老百姓说,你是个易索的市长。易索是随州的土话,是仁义、智慧、勇敢的同义词,又是一个极高雅的古语。中国上古有两部具有大学问的书,一部叫《易经》、一部叫《八索》,能读懂这两部书的人,必是大仁、大智、大勇之人。说你‘易索’,这是不得了的赞扬。”

神农公园的建设还没完全结束,但它已经让一座古城寻到了自身的文脉。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